笔墨佳构 文人新象——福建省画院院长郭东健先生作品(《西部成功书画家》刊载)浅析

原标题:笔墨佳构 文人新象——福建省画院院长郭东健先生作品(《西部成功书画家》刊载)浅析

近现代以来的中国人物画,在中西绘画艺术理论、方法的碰撞、互渗中,融汇西画的写实主义表达和中国传统人物绘画画语承载,以徐悲鸿、蒋兆和二位先生为代表的“徐蒋体系”,成为当代国画人物的重要流派,也影响着当下人物画家们的艺术创作。福建省画院院长郭东健先生的国画人物,无疑是在这样的时代绘画艺术体系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当代画家。其笔下人物,无论是具有深刻文化内涵的古典人物,还是具有鲜明地域特性的“惠安女”系列,以及具有强烈时代特征的主题性创作绘画,都可见西方绘画艺术影响带来的准确的形体结构呈现,及富于趣味性的传统国画写意水墨语言的笔象表达,相互契合、叠加聚变带来的笔墨艺象新构和文人水墨新象。

譬如《西部成功书画家》近期日刊载的这幅《蕉风远拂》,人物造型的形体比例、结构关系,以及彼此顾盼、美目巧笑、纤手握扇、迤逦而行的人物动作、神情等等。诸多形象生动、写照传神的传统国画“写意”表征阴翳之下,又见画家解构物象形体的精准把握和严谨构成,亦见西画人体解剖影响下其扎实的造型艺术训练积淀,及将这种画语元素融会贯通,进入画面客体对象的了无痕迹和神韵体现。如此,画家在写实的形象构成和写意的精神传地上,两种画语媒材相辅相成,两种美学形态完美结合,既见画家接续弘扬“徐蒋体系”的大体方向承传,也见其主观审美取舍里张扬国画笔墨丰饶艺象和深刻哲思的理性判断和个性表达。

再有从传统的笔墨这一脉络方向来看,我们似乎可以窥见画家以古开今又个性独具的艺象特征一二。其以具有“章草”意味的书写笔线勾勒仕女人物形廓结构、衣饰纹理,而见曲婉、徐疾、长短、粗细变化,带来沉着且逸动的节奏韵律;水墨烘染、破泼造形的婆娑宽阔蕉叶之形,亦见浓淡、干湿、枯润生发呈现的阴阳刚柔、对立统一辩证关系反映。这种极具东方精神的笔、墨、气、韵、神、思的绘画语构起承转合、组织协调,又建构起了准确的人物、景物等物象形式表达,谐和的肢体动作、草木枝叶的内质结构。故而笔者赏读这幅《蕉风远拂》,不禁又联想到南宋陈郁的哪句话,“写其形必传其神,传其神必写其心”。观者能从画家富于写意性的传统水墨语言的造物和传情中,感受到其造化生成的具有西画写实特征的形象呈现,也从其精确的形象塑造中,体悟到其由笔墨至形象、形象至神意、神意至人文内涵的递进式画图美学构建,以及诸多画面元素协和统御呈现的艺术表达。

而这种笔墨、形象、神韵等的绘画语言体系,也恰见郭东健先生在扎实的中西方绘画语言体系传承基础上,其与古不同、与众有别的绘画典型个人面貌特征反映,见其笔墨重组构成、文人绘画气象之“新”。还如郭东健先生的这幅《烟江幽趣图》,其钓者鲜活的形象,孩童的童稚之气,全在画家骨气形似的笔线建构中;烟江云影的自然生趣,亦在水墨晕淡、五色咸具的阴阳蒸陶、万象错布里。密集的迅疾、古朴的短线折转相衔,寥落疏阔的长线构写,在体现形的精当表达上,而见江畔垂钓养心的悠然自得、陶然自乐;点墨造形的眉眼,淡墨构形的脸庞,线、墨、色彩组构的形姿,在以形写形的概写塑造中,又带来垂髫稚子天真烂漫、淳朴可爱形貌精神。再有淡逸笔线际括,丰润墨色填染的江岸、崖石,水色滃晕破染蕴化的烟霞起伏,在表达自然景物的特征中,犹见画家得国画水墨之法度、理趣、精神而至化境的画语权变和自由生发。

郭东健艺术简介:祖籍山东博兴,1982年本科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美术系。曾任福建省画院院长,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现为民盟中央美术院副院长,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福建省民盟书画学会会长,民盟中央美术院福建分院院长,福建省画院名誉院长,福建省美协顾问,福建省人物画艺委会常务副主任,福建工程学院、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华侨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成功文化集团携成功书画艺术研究院倾心打造高端书画艺术交流平台,宣传推介学术性和市场影响力并重的书画家,与上千名高端书画艺术家长期合作,立体宣传推介攻势成效卓著。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请转发给朋友或分享到朋友圈,让更多的朋友看到我们,您的分享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