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神秘美女每年拿70亿买画用艺术投资祖国的未来!

说到卡塔尔王室在全球艺术藏品领域热烈采购的行为,就不得不提起一个神秘的名字。

虽然人们很难完整记住这一长串名字,但一看便知,这是一位有着显赫家族背景的阿拉伯国家豪门之女。

在母亲谢赫·莫扎王妃的鼓励下,玛雅莎18岁便熟练掌握法语、英语和母语阿拉伯语。

2006年,在美国杜克大学深造政治科学及文学相关专业的玛雅莎公主,又于哥伦比亚大学修读完研究生后,回国被时任国王的父亲任命为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QMA)主席,从前辈手中接过了文化建国的重任。

看着玛雅莎公主的照片,你或许没法把她与高更、塞尚、安迪·沃霍尔、达明安·赫斯特、村上隆等艺术家联系到一块儿,但玛雅莎确实是一个吸纳全球艺术、采购艺术经典的专家。

那么她究竟为卡塔尔王室,收藏了哪些经典、价格不菲的艺术作品呢?我们一起来欣赏下。

一张价值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亿元)的保罗·高更《你何时出嫁》(When will you marry),让卡塔尔王室与玛雅莎公主重回人们的视野中。

这也是继2012年他们以超过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亿元)购入保罗·塞尚的《玩牌者》(The Card Players)后的又一重量级藏品。

保罗·塞尚一共创作了5幅《玩牌者》,当时该幅作品是希腊船王乔治·艾米比利克斯的私人收藏,其他4幅分别被巴黎奥赛博物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伦敦考陶尔德学院以及费城巴恩斯美术馆收藏。

自希腊船王去世后,全球顶级的艺术经纪人都希望拿下塞尚的这幅《玩牌者》。最终玛雅莎公主出价2.5亿美元,将该幅作品收入囊中。

这幅1901年的画作来自Lady Aberconway的后裔,而Lady Aberconway是从英国纺织业巨头、匈牙利裔英国人塞缪尔·科陶德(Samuel Courtauld)手中将这幅画继承下来的。1974年至2011年,这件蓝色时期的作品一直出借给伦敦的英国国家美术馆,后被卡塔尔王室收藏。

玛雅莎公主对于安迪·沃霍尔的热爱早在2010年就凸显了,该年卡塔尔王室通过纽约菲利普斯拍卖行成功将安迪·沃霍尔的作品《她生命中的男人》收入囊中。

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的《白色中心》于2007年在苏富比纽约现身,以7284万美元成交,由卡塔尔王室购得,成为在公开市场上卖出的最昂贵的战后及当代艺术品。

在卡塔尔的收藏名单上,达明安·赫斯特也是一个经常会出现的名字。早在2007年,卡塔尔就在苏富比购入了这张来自“药柜”系列的《摇篮曲之春》。

卡塔尔王室的兴趣不仅限于现当代艺术。2007年在香港佳士得春拍上,中国清代宫廷画师郎世宁的《苹野鸣秋》以1764.5万港元被玛雅莎公主收入囊中,引起一片轰动。

不仅如此,他们家族每年花费巨资购买的艺术作品,都会捐献给卡塔尔在沙漠中建立起的博物馆。

随着一座座博物馆的建成,玛雅莎公主也开始马不停蹄地将一些在艺术领域响当当的名字引入多哈。

要知道卡塔尔是一个保守的国家,他们还在第二年大胆地为饱受争议的达明安·赫斯特举办展览,卡塔尔博物馆协会还为其展览赞助了200万英镑,这样数目庞大的赞助金额,也是中东地区的首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