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学的角度看闲章——技法篇

闲章艺术的建构须要从闲章的基础认识开始,本文将介绍闲章“刀笔”、“印语”、“布白”三项基本技艺。

著名画家石涛有诗:“书画图章本一体,精雄老醜贵传神”,便道出书、画、印本是同根同源的性质。清代浙派代表人黄易的“茶熟香温且自看”虽无对书写的追求,但整个印面却有对笔意的向往,至邓石如提出“印从书出”的理论后,篆刻家更是以笔意为宗。徐三庚之印“闲来写幅丹青卖,不使人间造孽泉”用断裂的线条表现一种残损的线条美感。闲章之所以产生的意境能与观赏者产生共鸣,是因为线条美展示了作者生命的情调。

印章的目的是用文字表达意义,而印章由一开始的“凭信验证”功能发展到后来文人的“言志抒情”。清代胡钁的闲章“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对仗之间,超越了时间与空间的局限,整个句子构建了一种特定的意义环境。清代邓石如的“新篁补旧林”亦如是,在“新”与“旧”的对比中生机喷薄而出,在方寸之间的句子里,上下文之语境浑然天成。

中国艺术都很重视作品的“气”,如“气韵生动”的说法,闲章的“布白”构成了不同的风格和气韵。闲章的留白始于先秦,线条比较灵活、印面充斥着一种质朴感,如“日庚都萃车马”。吴昌硕之印“泰山残石楼”则为“断裂”布白的典型,,“石”字的“厂”与“口”的拆解,却留出了大量空白,化解了整个印面拥挤闭塞的危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