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分三路拉打结合解放“塞上粮仓”

1949年9月2日至29日,中国人民第一野战军第19兵团北进宁夏,对驻守宁夏的军发起进攻作战。宁夏战役中,我军以锐不可当的攻势行动冲破敌人设立的三道防线,结束了马鸿逵家族对宁夏数十年的封建统治,实现宁夏全境16个县、市、旗的全部解放,加速了全国解放的进程。

因敌而动,果断决策。兰州解放后,军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马鸿逵率兰州残敌和增援之敌7万余兵力,迅速撤回宁夏。面对我军的进攻,马鸿逵制定了“打光、烧光、放水”的反动政策,并依托黄河天险构筑起以银川为中心的三道防线军一部守靖远、新编骑兵第1旅守景泰。第二道防线军主力守中卫。第三道防线军守灵武(后退守银川)。军企图以守为攻,打乱并阻止我军北进宁夏。

宁夏东临陕北,北接内蒙古,东南、西南被甘肃环绕,以陇山、贺兰山为南北天然屏障,号称“塞上粮仓”,历来为兵家重地。“宁夏王”马鸿逵30余年的封建统治,使宁夏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面对马鸿逵的防御部署,第一野战军认线师进军宁夏,决心采取全面突破、重点截击、争取起义、集中歼敌等手段,首先突破敌军第一道防线,截击中宁之贺兰军,争取中卫马鸿宾部第81军起义,而后集中力量歼灭金积、灵武、银川之敌。

三路并进,东西夹击。9月2日,第19兵团司令员、政治委员李志民率10万大军,分西、中、东三路向宁夏进发。西路第63军第188师采取水陆协同方式,沿黄河及其东、西岸三路并列北进,至17日解放了景泰城,争取敌千余人投诚,并乘胜穿沙漠、渡黄河,兵临中卫城下。中路第19兵团部率第63军(欠第188师)、第65军,采取梯次行进方式,以迅猛行动冒越过香山,取捷径向中卫追击,并控制了黄河南岸。东路以第64军为主,沿西(安)银(川)公路北上,先后解放同心县、中宁县,切断宁夏兵团贺兰军东逃金积、灵武的后路,迫使贺兰军闻风从黄河渡口北逃。三路用兵,不仅形成钳制敌军的效果,又切断了敌人的逃跑路线,防止敌人逃窜。至此,我军基本突破了敌人的第一道防线,并从黄河两岸对中卫守敌形成东西夹击之势。

拉打结合,战和兼施。对于西北地区的解放问题,曾致电西北局及第一野战军首长:“西北地区甚广,民族甚复杂,我党有威信的回族干部又甚少,欲求彻底而又健全又迅速地解决,必须采用政治方式,以为战斗方式的辅助。现在我军占优势,兼用政治方式利多害少。”此次宁夏战役,发电报指示作战部队“用打拉两种方法争取迅速解决宁夏问题”。

至16日,第19兵团三路大军已从黄河南北两岸进入河套,对中卫守敌第81军形成合围、夹击之势。正所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如何用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效果,成为摆在我军面前的一个重要问题。由于马鸿逵执迷不悟、顽固不化,我军将突破口选在马鸿宾身上。马鸿宾虽与马鸿逵是兄弟,但两人政见一向不和,前者在抗日战争时期曾拥护合作抗日,与马鸿逵早有矛盾。于是,我军开始做马鸿宾父子的思想工作。第一野战军及时派出代表团与宁夏方面谈判,商讨和平解决方案,还特意邀请郭南浦等民主进步人士出面,与马鸿宾等军政要员进行商谈。

在“拉”的同时,我军以“打”的姿态敦促敌第81军尽早定下起义决心。我军第188师进占中卫沙坡头附近的黄家庙,随即摆开进攻中卫的架势。第64军同时命令榴弹炮团袭击敌军黄河左岸的碉堡和公路上来往的汽车。第188师乘机利用敌第81军撤退时没来得及拆除的电话线军军长马惇靖认清形势、弃暗投明。

9月18日,在我军强大的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马惇靖派代表前往中宁县城,与第64军洽谈起义事项,商谈起草起义协定条文。19日,马惇靖接受和平解放方案,并在和平协议上签字。随后第81军宣布起义,中卫和平解放,敌第二道防线不攻自破。

审时度势,乘胜追击。中卫解放后,我军第63军由石空堡北渡黄河,直指银川。宁夏兵团司令马敦静为挽救败局,重新调整兵力部署,企图在金积、灵武一带凭借牛首山、青铜峡等天险屏障和纵横交错的水网负隅顽抗。

17日,我军第191师第573团在夜幕掩护下采用突袭战术,向牛首山制高点小西天发起突然袭击,迅速占领了各山头阵地。而后,第191师和第192师从西、南两个方向进行包抄,向金积进击,力求分割围歼守敌。19日,第191师突破青铜峡口,对敌军展开追击,并击溃了金积、灵武以南的守敌。敌军为迟滞我军进攻,竟紧急将汉延渠决口30多处,并破坏所有桥梁,使得20余里地区洪水泛滥,万亩良田被淹,百姓无家可归。这一行为激发我军广大指战员的斗志,全军上下不畏困难,踩着洪水和泥泞的道路继续行军,采取架桥通行、密切协同、跟踪追击、逼迫围困、截断退路等方式,形成对金积的包围,而后乘胜追击攻入灵武、吴忠堡,歼灭敌第128军大部,争取其军长率残部投诚。

敌三道防线全部被摧毁,敌主帅紧急乘机逃跑,在失去指挥、四面楚歌的情况下,宁系高级将领不得不联名发出通电接受和平解放。21日,彭德怀复电表示欢迎。双方即派出代表协商和平解决宁夏的有关事项并达成协议。23日,第19兵团司令员、政治委员李志民同宁夏军政代表签订了《和平解决宁夏问题之协议》。此后,26日,第19兵团举行隆重的入城仪式,马鸿宾率各族群众700余人齐集南门外欢迎。29日,我军进驻阿拉旗首府定远营,战役结束。

此役,第19兵团充分利用“二马”之间的矛盾和敌兵力部署上的弱点,将全局上的相对优势兵力转化为局部上的绝对优势,并通过拉打结合,促成了第81军的起义和宁夏兵团残部的投诚。最后,我军以伤亡700余人的代价共歼灭与和平改编军4万余人,这对我军今后的作战具有借鉴意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