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画家的闲章

从美学的角度看闲章——技法篇

闲章艺术的建构须要从闲章的基础认识开始,本文将介绍闲章“刀笔”、“印语”、“布白”三项基本技艺。

著名画家石涛有诗:“书画图章本一体,精雄老醜贵传神”,便道出书、画、印本是同根同源的性质。清代浙派代表人黄易的“茶熟香温且自看”虽无对书写的追求,但整个印面却有对笔意的向往,至邓石如提出“印从书出”的理论后,篆刻家更是以笔意为宗。徐三庚之印“闲来写幅丹青卖,不使人间造孽泉”用断裂的线条表现一种残损的线条美感。闲章之所以产生的意境能与观赏者产生共鸣,是因为线条美展示了作者生命的情调。

印章的目的是用文字表达意义,而印章由一开始的“凭信验证”功能发展到后来文人的“言志抒情”。清代胡钁的闲章“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对仗之间,超越了时间与空间的局限,整个句子构建了一种特定的意义环境。清代邓石如的“新篁补旧林”亦如是,在“新”与“旧”的对比中生机喷薄而出,在方寸之间的句子里,上下文之语境浑然天成。

中国艺术都很重视作品的“气”,如“气韵生动”的说法,闲章的“布白”构成了不同的风格和气韵。闲章的留白始于先秦,线条比较灵活、印面充斥着一种质朴感,如“日庚都萃车马”。吴昌硕之印“泰山残石楼”则为“断裂”布白的典型,,“石”字的“厂”与“口”的拆解,却留出了大量空白,化解了整个印面拥挤闭塞的危机。

朱炳仁随语|莫将题跋当闲章 直画虎君吼沧海

自2021年杭州日报艺术典藏新开“朱炳仁随语”栏目以来,随语已连续刊登五十余期。2022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朱炳仁以数十年浸淫于铜的经历,继续讲述他与铜的那些温情故事,给读者带来文化艺术的盛宴。在这个凝聚精彩、散发芳华的时代,让我们随着铜艺之光,再次出发。

朱炳仁,杭州人,原籍绍兴,1944年生,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铜雕技艺代表性传承人,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故宫博物院文创顾问、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文物学会文物修复委员会理事,中华老字号“朱府铜艺”第四代传人、西泠印社社员。峨眉山金顶、雷峰塔、灵隐铜殿、台湾同源桥及G20杭州峰会主会场等百余铜建筑铜总工艺师,被誉为“中国当代铜建筑之父”。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巨幅熔铜壁画《春和清妍》作者,作品还被收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北京人民大会堂、故宫博物院、印度玄奘纪念堂、美国加州大学等。

李白诗云:“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回望90多年前的1931年,值民族危亡之际,有一位画虎的艺术大家张善孖,画笔作挑枪,挥剑决浮云,开启了抗击倭寇的传奇人生。

张善孖何许人也?他自号虎痴,四川内江人,是近代中国著名画家。清末,他加入同盟会,是民国初革命的功臣,后来辞官归隐,专心从事绘画。画艺精深的张善孖,尤善走兽画,以虎画为最精。为画虎他亲自饲养老虎,捕捉虎的动态神情,将虎画得生机灵动。

一日,张善孖饮酒作画,一虎怒目圆睁立于崖石上,虎躯紧绷,朝向落日怒吼。善孖抗日激情奔发,正想提笔落款,突然被人推开,他定眼一看,原来是八弟张大千。那张大千吼道,“让弟也使上一枪”,便在画右上方,奋笔疾书:“东北变起,世界震惊。忍辱含垢,丧师失地。自晋宋以来,夷狄之祸中国,无如此烈……百折之志不回,九世之仇庶复?国家存亡之责,遂在吾宗!”书毕,掷笔其兄。善孖又在画左上空白处,铁血题诗:“极目浮云变,登高慨万方。要凭吞日气,击水下扶桑。”他端详一番,取一血红大印“虎公”钤上。随即,两人捧起酒碗仰头痛饮而尽。

快哉也!这就是张氏昆仲合作的画作——《猛虎贯日图》,以同仇敌忾的气势,立碑于抗战美术史中。

书画“题跋”,写在前的文字叫“题”,写在后的文字叫“跋”。内容以品评、鉴赏、考订、记事为多。云随山高,题跋常作画之附件而存在,若闲章一枚。可是,两位可敬的画家以题跋为硬核,抒发炽烈的抗日情感。

张善孖的爱国之心由来已久。早在1923 年,他绘《虎落平阳图》也是他将虎比喻中国,他说:“以今日第一事为救国家于危亡。万一国家不保,则虽富拥百城又将何用?”图上他题: “辛亥反正以来,世道之变,乱极矣。时而总统,时而帝制,时而将相王侯,时而罪大恶极,时而鞠旅陈师,天下皆是……嗟乎!下为窃沟,上为窃国,中国几于不国矣!”拳拳之心,力透纸面。

这一虎年,狮虎争威,张善孖还创作了一幅狮子画,画上一怒发冲冠的狮子,怒目狂吼。画上题写“中国怒吼了”五个大字。此时窗外传来抗日救亡歌声,张善孖一边吼唱,一边奋书,将抗战歌曲引入画中:“中国怒吼了,中国怒吼了。谁说中华民族懦弱? 请看那抗日烽火,照耀着整个地球……八一三浴血搏战,爱国健儿,奋勇直前,杀得敌人惊破胆。”这幅以爱国歌曲作为题跋的划时代的抗战美术巨作,被大量印刷成宣传画,在祖国大地上“刷屏”了。睡狮已醒!醒狮怒吼,谁人能敌!

1938年也是全面抗战极其艰难的一年,张善孖用心血画了多幅猛虎作品,其中一幅更是在两丈长、一丈二尺宽的白布上画猛虎图。作画时,空袭警报多次响起,日本飞机狂轰烂炸。画中突显28只不同雄姿的猛虎,寓意中国当时的28个行政省区,猛虎狂跃飞奔,张口咆哮扑向象征日寇的落日,图上题诗说:“雄大王风,一致怒吼,威撼河山,势吞小丑。”最后题画名时,张善孖双目圆瞪,挥手落笔五个大字“怒吼吧!中国”,动人心魄,凛烈万古。

莫将题跋作闲章,直画虎君吼沧海。张善孖用大义凛然,诗意酣畅的题跋鼓舞斗志,报国尽忠。他写道:“震恐深山且勿言,登高还要小中原。低头一视扶桑日,不尽咆哮扑欲吞。”又有“奋起雌雄,追同月下。威称神武,可王可霸”,再书“威名久与睡狮同,此独耽耽在眼中。试问睡狮谁唤醒,一声长啸振雄风。”这些词气激扬的题跋,实践着他的誓言:“以吾画笔写出吾之忠愤”。张善孖哪里是个画家,分明是中华民族抗日文化战线上的一名铁血战士。

戊寅虎年的年底,张善孖还去国外募集抗日捐款,在周恩来、林森等人的赞助下,带着自己和张大千的作品,共180多件出国办展,两年时间,先后在法国、美国举办100多次画展,辛劳之情难以想象。其所募得捐款全部寄回国内支援抗战,归国不久操劳成疾,58岁英年殉国,泪洒江天。

巨幅铜壁画《气宇天地》,由朱炳仁在2010年庚寅年所作,被台湾克缇美术馆收藏。

峥嵘岁月稠,人常说:“一切过往,都是序曲”,没有“序曲”哪来“正剧”啊。山君王者,风从而生,镇宅御凶,百兽震恐,壬寅虎年,注定也是不平常的一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剧大幕早已拉开,祭酒英灵,莫忘国耻。富国强军,虎视何雄哉也!

2022年壬寅年,朱炳仁创作的护国佑民神兽《五福天虎》,登上央视春节特别节目主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