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画莎作品

【OS游戏推荐】融合了roguelike、类银河战士恶魔城核心要素并采用卡通渲染风格来呈现的作品—塔 猎 手:艾 尔 莎的试炼

原标题:【OS游戏推荐】融合了roguelike、类银河战士恶魔城核心要素,并采用卡通渲染风格来呈现的作品—塔 猎 手:艾 尔 莎的试炼

关于近期iOS14版本更新的推送,许多小伙伴升级了iOS14,同样也出现一些账号上的小问题,但是很多人不看公告,所以这边重新出个公告。

iOS14出现账号问题暂时只有部分账号登入时会出现【双重认证】只要点下方【其他选项】-【不升级】就可以解决【如下图】

再次强调所有兑换的账号,及时用及时退出【千万不要登入iCloud!!!】

「塔 猎 手~艾 尔 莎 的 试 练~」是一款有着典型的Roguelike+横版过关的动作游戏。玩家操作的主人公艾尔莎由于自幼与魔王建立了契约,能够在面临死亡时轮回重生。得益于这个特殊能力,艾尔莎在随机生成的巨塔世界中不断攻克千奇百怪的机关陷井,探索着人类未曾涉足的领域。

这款游戏中有着严格的死亡惩罚,艾尔莎死亡后会被魔王使用时空魔法传送回最初设置的地点。当然,游戏内也有珍稀的原地复活道具,再加上每次探索过程中积累下的材料和宝物,在不断的轮回和挑战中,艾尔莎将逐渐成长得更加强大,从而抵达更远的目标。

所有武器都有独特连招:通过普攻和重击组合成各种连招,既能提高伤害,也能闪避攻击。

执照系统:根据通关速度或达成特殊条件,可以获得不同的猎人执照。除了解锁成就以外,也会有其他作用。

“英国同性恋艺术:1861-1967”展评——黯然失色的同性主题展

“英国同性恋艺术:1861-1967”展览正在泰特美术馆展出,直到10月1日。艺术评论家Laura Cumming对展览进行了评论,并称这是一个“黯然失色的同性主题展”。

画中的代达罗斯(Daedalus)正在帮伊卡洛斯(Icarus)戴上翅膀,准备那场决定命运的飞行。这位父亲黝黑干瘪,他的儿子却年轻俊美,一块丝绸隐约遮挡着他的私密部位,但好像要遮挡的并不是男性特有的,因为大腿之间看不出任何凸起。雷顿勋爵的这幅《代达罗斯和伊卡洛斯》于1869年在皇家艺术学院展出时,《》还指出另一处异样:伊卡洛斯有着柔软圆润的。难道雷顿勋爵是同性恋?

不禁让人想起莱顿公爵著名的铜像青铜雕塑《懒汉》,这部作品以米开朗基罗《垂死的奴隶》为原型,塑造了一位袒露着身体,伸着懒腰的健壮男子。这场画展的策展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看到这个雕塑会联想到同性乐欲,围绕米开朗琪罗是一名同性恋者的话题大做文章。但这并不能证明莱顿也是同性恋,他似乎很长一段时间都让女演员多萝西·迪恩当他的模特,说不定他是个双性恋。

“英国同性恋艺术:1861-1967”主题展鼓励人们去进行这样的思考:比如,这位艺术家是同性恋吗?这一艺术作品是有关同性恋的吗,这其中富含同性情感吗?还是说,这些都是旁观者的臆断?当然,或许维多利亚时期的观众们足够睿智,能够发现所有的隐藏信息。走进泰特美术馆第一展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幅拉斐尔前派的画作:丰满的双唇、袒露的、宽松的长袍、微露的香肩和半闭的双眼。艺术家们运用同性之恋的古典神话,创作出了莎孚与埃里纳的拥抱、大卫弹奏乔纳森的竖琴等作品,和特定的观赏者叙说着他们的暗语情思。

亨利·斯科特·图克因这幅在康沃尔海滩游泳、晒太阳的裸体男孩一举成名。他的模特们——包括意大利的模特们以及英国橄榄球运动员们,摆着希腊诸神的姿势,他的艺术也为他本人赢得了同性恋英雄的称号。但市议员阿尔德曼·阿尔弗雷德·霍尔特曾在《批评》杂志上明确并尖锐地指出,要是他知道那么一丁点有关性学家哈夫洛克·霭理士对这幅画完全颠倒的解读,他就不会在利明顿温泉艺术馆展出图克的这幅画了,画中描绘的是两个少年眉目传情的少年。

在第二展厅有一副埃利斯的画像,这里的一切都显得格格不入。埃利斯是一名优生学家,但是人们不知道的是,他对同性恋和变性人性行为的研究远远胜过他想要消除弱者的欲望,这一点并没有被提及。同样,威廉·冯·格鲁登的著名摄影作品——裸体的西西里岛男孩摆着经典的运动员造型——也没有透露任何关于他与这些未成年男孩之间的关系的信息。这一展区想要在个人生活与社会历史、性别认同和主流政治、珍贵遗产和拙劣艺术之间达到某种平衡,结果适得其反。

这场展览的时间跨度从1861年英格兰和威尔士废除罪死刑,到1967年颁布《性犯罪法案》宣布男同性恋自愿性行为不再违法。其中包括许多同性恋英雄的肖像画:社会活动家爱德华·卡宾特,他与他的同性恋人——一名普通工人乔治·米勒公开同居生活;奥斯卡·王尔德,他的肖像是美国艺术家罗伯特·佩宁顿送给他的新婚礼物,后来因其破产该画作被拍卖,新主人的丈夫仍然不允许将其挂在客厅;画家西缪·所罗门的作品《新娘,新郎和悲伤的爱人》描绘了一个男人握着妻子的手,但是他的身体却靠着神情惆怅的丘比特。

当所罗门在皇家艺术学院所取得的成就达到顶峰之时,却因在公共厕所的不当行为被捕,其后又被指控犯有企图罪。他的前程从此毁于一旦,甚至连他的朋友都抛弃了他。由此证实艺术作品和艺术家的生活是完全可以分开来看的。

遗物所承载的历史不亚于画作,这里展出的有:王尔德在雷丁监狱服刑时牢房的房门以及昆斯伯里侯爵在欧本玛俱乐部留给他的卡片:“致奥斯卡·王尔德——装腔作势的犯”;男扮女装的演员吉米·斯莱特在19世纪30年代穿过的印有诺埃尔·考沃德名字的睡袍和戴过的粉红假发;还有维斯塔·蒂利、丹·列诺、丹尼·拉·鲁男扮女装的照片,但其艺术精髓在于演技而不是摆拍。

20世纪30年代起,安格斯·麦克贝恩创作了许多超现实主义的拼贴摄影作品,内容大多涉及他的同性恋朋友,其中包括罗伯特·赫普曼、宾基・博蒙特和比阿特丽克斯·莱曼。莱曼在和多拉·卡林顿有过一段风流韵事后,又和社会名流亨利埃特·宾汉姆维持了长达五年的关系。这些拼贴摄影作品精巧独特,但其配图文字却频频招致流言蜚语。

展览中还有布鲁姆斯伯里派成员卡林顿和邓肯·格兰特的画作,他们画中的裸男几乎每次从不露面,千篇一律,毫无个性。从这里开始,展品开始变得令人费解。埃塞尔·桑兹描绘贝尔格莱维亚沙龙的拙作只能在这展出了吧,个人觉得只是由于她和她的女情人同居的缘故。(尽管策展人认为,她对于家庭生活毫无顾忌的态度是对女同性恋的一种庆祝方式,相比之下,女权主义者芭芭拉·卡特兰就更为激进了。)

值得一提的是劳拉·奈特,第一位皇家艺术学院女性会员,她的自画像是本次展览中很突兀的一件作品之一。奈特穿着工作服,拿着画笔,背对着观赏者,就像她正在画的裸女模特背对着我们一样。这幅画创作于1913年,女权主义者还在努力争取妇女选举权,艺术学院仍然实行种族隔离制度,这幅画的出现标志着历史的巨大进步。但是这件作品出现在这次展览中,莫非是因为模特的丰臀激起的情欲暗示?

就算这位艺术家是同性恋(奈特不是),这幅作品在也很突兀。虽然基思·沃恩关于同性恋的铅笔画和约翰·明顿、爱德华·巴拉、约翰·克雷克斯顿等画家关于水手和卫兵的作品都在其中,但是德里克·贾曼和霍华德·霍奇金(可能是因为他在1967年还是结婚了?)的作品却遗漏了,克劳德•康恩、大卫·霍克尼和弗朗西斯·培根的竟然也没有。霍克尼那幅著名的《我们两个男孩紧拥在一起》是不容错过的:两个男孩稚气未脱,将信将疑地在一堵介于古代和现代、洞穴壁画和流行艺术之间的墙上涂鸦,这仍然是他最动人的作品之一。目前,这幅画出现在霍克尼回顾展上。

80后神秘美女每年拿70亿买画用艺术投资祖国的未来!

说到卡塔尔王室在全球艺术藏品领域热烈采购的行为,就不得不提起一个神秘的名字。

虽然人们很难完整记住这一长串名字,但一看便知,这是一位有着显赫家族背景的阿拉伯国家豪门之女。

在母亲谢赫·莫扎王妃的鼓励下,玛雅莎18岁便熟练掌握法语、英语和母语阿拉伯语。

2006年,在美国杜克大学深造政治科学及文学相关专业的玛雅莎公主,又于哥伦比亚大学修读完研究生后,回国被时任国王的父亲任命为卡塔尔博物馆管理局(QMA)主席,从前辈手中接过了文化建国的重任。

看着玛雅莎公主的照片,你或许没法把她与高更、塞尚、安迪·沃霍尔、达明安·赫斯特、村上隆等艺术家联系到一块儿,但玛雅莎确实是一个吸纳全球艺术、采购艺术经典的专家。

那么她究竟为卡塔尔王室,收藏了哪些经典、价格不菲的艺术作品呢?我们一起来欣赏下。

一张价值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亿元)的保罗·高更《你何时出嫁》(When will you marry),让卡塔尔王室与玛雅莎公主重回人们的视野中。

这也是继2012年他们以超过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亿元)购入保罗·塞尚的《玩牌者》(The Card Players)后的又一重量级藏品。

保罗·塞尚一共创作了5幅《玩牌者》,当时该幅作品是希腊船王乔治·艾米比利克斯的私人收藏,其他4幅分别被巴黎奥赛博物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伦敦考陶尔德学院以及费城巴恩斯美术馆收藏。

自希腊船王去世后,全球顶级的艺术经纪人都希望拿下塞尚的这幅《玩牌者》。最终玛雅莎公主出价2.5亿美元,将该幅作品收入囊中。

这幅1901年的画作来自Lady Aberconway的后裔,而Lady Aberconway是从英国纺织业巨头、匈牙利裔英国人塞缪尔·科陶德(Samuel Courtauld)手中将这幅画继承下来的。1974年至2011年,这件蓝色时期的作品一直出借给伦敦的英国国家美术馆,后被卡塔尔王室收藏。

玛雅莎公主对于安迪·沃霍尔的热爱早在2010年就凸显了,该年卡塔尔王室通过纽约菲利普斯拍卖行成功将安迪·沃霍尔的作品《她生命中的男人》收入囊中。

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的《白色中心》于2007年在苏富比纽约现身,以7284万美元成交,由卡塔尔王室购得,成为在公开市场上卖出的最昂贵的战后及当代艺术品。

在卡塔尔的收藏名单上,达明安·赫斯特也是一个经常会出现的名字。早在2007年,卡塔尔就在苏富比购入了这张来自“药柜”系列的《摇篮曲之春》。

卡塔尔王室的兴趣不仅限于现当代艺术。2007年在香港佳士得春拍上,中国清代宫廷画师郎世宁的《苹野鸣秋》以1764.5万港元被玛雅莎公主收入囊中,引起一片轰动。

不仅如此,他们家族每年花费巨资购买的艺术作品,都会捐献给卡塔尔在沙漠中建立起的博物馆。

随着一座座博物馆的建成,玛雅莎公主也开始马不停蹄地将一些在艺术领域响当当的名字引入多哈。

要知道卡塔尔是一个保守的国家,他们还在第二年大胆地为饱受争议的达明安·赫斯特举办展览,卡塔尔博物馆协会还为其展览赞助了200万英镑,这样数目庞大的赞助金额,也是中东地区的首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