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黑色的手串珠子

车珠子的人:手串制作有一套

在坊间,手串制作多以作坊的形式存在,几台机器,两三个人就可以顺下手串制作的一整个流程。

一种是纯手工,用刀一点一点地削出一颗颗珠子,据说北京的一个匠人用的就是这种方法。但这样方法不但耗时,还对手艺有着非常高的要求,用刀把珠子削成非常规则的圆绝非一日之功 。

一种是纯机械,把差不多大小的木条放进机器里,就可以自动车成一颗颗的珠子,自动打孔,不需人力。但这种纯机械方法做出来的珠子工艺不够细,品相不好,所以一般都是用来生产大批量的廉价珠子,卖给寺庙或者一些旅游地点当做纪念品贩卖。

最后一种介乎两者之间,半手工半机械。从木材到珠子,大致需要五个步骤(见下页图解)。把木材车成正方体木块(或圆柱形),打孔,木块磨成圆形,打磨,串线。全程机械与手工结合。我们的拍摄对象仙源作坊用的就是最后一种。

仙源的手串作坊里是满眼的红色。小叶紫檀的粉末铺天盖地,机器、工人身上的工作服、灯罩,连黑色落地扇的扇叶都被染成了红色。红色粉末随着锵锵的机械声,飘散在空气中。大大的电风扇卷着红色的粉末飘在空气中,几个工人埋头在机器前。

粗磨的工人是个三四十岁的男人,本地人。全程安静、专注,在我们的摄影机下自若而娴熟地做着自己的事情。拿、放、转,一气呵成,没有东张西望,没有捶腰顿足走动,仿佛眼前只有这一台机器和眼前的方块。

精磨的工人是个中间的妇女,看上起很健壮。用砂纸打磨常都是正脸对着飘扬的粉尘,所以戴上了医用口罩。两只手的拇指到中指都缠上了黑色的胶布,以防打磨时伤到手指。健谈,看到在一边观看的我们热情攀谈,边操作边解说。

两个工人都有两年以上的经验。一二三四五,看着工人们做起来动作感觉利落,但这简单娴熟背后是实打实的无数次重复出来的累积。火热的手串市场背后,就是这些人冷静的无数次相同动作的重复。

切割木材是第一步。如果要做的是1.0的珠子,就得先把木块车成宽高是1.2的长木条,然后把木条车成一块块,长宽高都是1.2的正方体。木块在一遍遍推拉切割之后,变成了一个个小小的正方体方块。

把切好的小方块插孔驾着,堪堪碰着底下的金属圆环。工人转动手把,圆环就会慢慢把方块磨成球体。机器是以前做珠宝的机器,打磨的时候力道和速度都要控制,一不小心珠子就做废了。所以招工的时候找的都是有两年以上经验的工人。十多秒,珠子就磨成了圆形,这比没机械以前,把珠子放进铁盘里,用水、沙子、米糠、麦麸、锯末一点一点地磨成珠子要快多了。

粗加工好的珠子对着孔插到机器的长针上,机械上的长刺是转动的,带着珠子转起来。工人用砂纸贴着珠子就可以自动打磨。主要注意的是力度和方向,不熟练的工人常常会磨偏磨过,磨出来的珠子就不是一个正的球体。这个程序不是一次就能完成的,需要用不同的砂纸重复很多遍。最开始用180目砂纸,磨过一遍后,再而240目、320目、400目,一遍一遍按照程序打磨到精细。好的料子也可以磨到3000目,料子越好,工就越细。